考古专家,狮雄山遗址考古填补南越国早期历史空白

南方日报讯 (记者/柯鸿海 通讯员/万自明
廖伟军)昨日,笔者从省文物考古研究所五华县狮雄山建筑遗址考古发掘现场了解到,经过近一年的考古调查与发掘发现,狮雄山遗址考古填补南越国早期历史空白。

发布时间: 2011/11/9 9:50:04 被阅览数: 次
考古专家:五华狮雄山遗址填补南越国早期历史空白
中新社梅州11月8日电(唐林珍万自明廖伟军)记者8日从广东省文物考古研究所五华县狮雄山建筑遗址考古发掘现场了解到,经过近一年的考古调查与发掘,考古专家对五华狮雄山建筑遗址有了新认识,认为狮雄山遗址填补了南越国早期历史空白。
连日来,着名考古学家麦英豪、暨南大学历史系教授赵善德、南越王墓博物馆馆长全洪等一行,对五华县狮雄山建筑遗址进行了现场考察。在细心察看了现场的探方、濠沟、陶窑址,以及现场提取的各类样品后,专家们表示,五华县狮雄山建筑遗址此次考古发掘情况令人振奋。
据了解,关于狮雄山建筑遗址的此次考古调查和发掘,国家文物局批准的面积为500平方米,目前已经挖掘近400平方米。据工作人员介绍,目前已清理的秦、汉时期遗迹包括:房屋基址3座,木构望楼基址1座,夯土墙体1条,排水沟3条,壕沟1条,陶窑1座,灰坑31座,灰沟10条,出土了丰富的遗物,主要有板瓦、筒瓦、瓦当、花纹砖、铺地砖等建筑构件,铁镬、陶罐、陶盆、陶盂、陶瓿、陶簋等生活用品,以及陶纺轮、陶网坠、石凿、砺石、陶权等生产工具。
此外,考古工作人员在发掘过程中还发现了环绕建筑遗址的壕沟和秦至西汉早期的建筑遗迹,这为确认该遗址的年代、布局、结构和性质,以及研究秦、西汉时期岭南地区的城邑形态的演变提供了证据。
麦英豪表示,从目前的考古挖掘情况来看,狮雄山遗址的年代、性质和范围清楚,可以说狮雄山遗址就是南越国早期的历史。通过这次较大规模的发掘,可以认定这里先是军事要地,而后是政治、经济、文化中心等。以狮雄山为中心,周围均发现了年代相关的遗址信息。这些发现是货真价实的实物标本,可以填补秦统治岭南前、也就是南越国早期的历史空白。
“考古界上上下下找遍了没找着,在五华狮雄山找到了。”麦英豪说。
来源:中国新闻网 编辑:秋痕

笔者跟随80多岁的著名考古专家麦英豪、暨南大学历史系教授赵善德、南越王墓博物馆馆长全洪研究员等,于11月3日至4日抵达狮雄山建筑遗址现场。麦英豪看探方、看濠沟、看陶窑址,并看了考古队挖掘提取的各种各样的样品后惊叹,这次考古挖掘概括起来是“三个清楚”:一是年代清楚。可以说狮雄山遗址就是南越国早期的历史。二是性质清楚。这一次较大规模的发掘,可以认定这里先是军事,而后是政治、经济、文化等。三是范围清楚。以狮雄山为中心,周围均发现了年代相关的遗址信息。


麦英豪表示,这“三个清楚”在考古调查上是比较完满了,这是货真价实的实物标本,可以填补秦统治岭南前、也就是南越国早期的历史。“考古界上上下下找遍了没找着,在五华狮雄山找到了,这个遗址太稀有、太珍贵,值得祝贺!”麦英豪说。上世纪80年代,麦英豪、全洪曾到过狮雄山遗址参与考古挖掘。

图片 1
分享:QQ空间新浪微博腾讯微博

笔者在位于五华县华城镇塔岗村的狮雄山遗址了解到,本次广东省文物考古研究所对其进行的主动的考古调查和发掘,经国家文物局批准拟发掘面积500平方米。目前,已经挖掘近400平方米。现场工作人员告诉笔者,目前已清理的秦、汉时期遗迹包括:房屋基址3座、木构望楼基址1座、夯土墙体1条、排水沟3条、壕沟1条、陶窑1座,灰坑31座,灰沟10条。出土遗物可分为建筑构件、生活用品和工具,建筑构件主要有板瓦、筒瓦、瓦当、花纹砖、铺地砖等,生活用品包括铁镬、陶罐、陶盆、陶盂、陶瓿、陶簋等,生产工具见有陶纺轮、陶网坠、石凿、砺石、陶权等。本次发掘还发现了环绕建筑遗址的壕沟和秦至西汉早期的建筑遗迹,二者有机地构成了一个完整的防御性聚落,这为研究秦、西汉时期岭南地区的城邑形态的演变提供了证据。

相关文章

Post Author: admin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